2022年2月26日 星期六  在線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教會公告教會動態信仰見證彌撒讀經圣經影視圖片文獻圖書禮儀思高圣經每日禮贊  

教宗方濟各向羅馬教區信友致詞

來源:網絡轉載  作者:天主教周村教區  發表于:2022-02-12 08:16:35  瀏覽:12

教宗方濟各向羅馬教區信友致詞

2021 年9 月18 日

保祿六世大禮堂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早安!

    大家都知道——這并非一件新事!——世界主教代表會議的進程即將展開,在這進程中,整個教會都會專注于以下三個主干的議題:「以共融、參與及使命來體現共議性的教會」三個主干。這將以三個階段來進行,由2021 年10 月至2023 年10 月。這進程被構思為一股彼此聆聽的動力。我想要強調這一點:這是一個涉及教會各層面及整個天主子民彼此聆聽的行動。(羅馬的)代牧樞機(Cardinal Vicar)和各輔理主教之間、各司鐸之間、各修會會士之間、各平信徒之間,都要彼此聆聽。然后以上各組別之間,也要彼此聆聽。大家要彼此聆聽;彼此發言,互相聆聽。這并非為收集意見,并非為研究,而是聆聽圣神,就如默示錄上所說的:「有耳朶的,應聽圣神向各教會說的話」(默二7)。要打開耳朶,要聆聽,這便是第一個任務。這在于聽天主的聲音,感受祂的臨在,截住祂的步伐和生命的吹拂。厄里亞先知就有過這樣的發現:天主常是個突然而來的天主,即連祂經過的步伐和現身也是如此:

   「那時,上主正從那里經過,在上主前面,暴風大作,裂山碎石,但是,上主卻不在風暴中;風以后有地震,但是上主亦不在地震中;地震以后有烈火,但是上主仍不在火中;烈火以后,有輕微細弱的風聲。厄里亞一聽見這聲音,即用外衣蒙住臉出來!梗猩鲜11~13)

    天主就是這樣和我們談話。我們要側耳細聽的,就是這「輕微細弱的風聲」,去感受天主的微風。一些釋經學者稱它為「寂靜耳語」,也有人稱它為「一縷靜音」。

    這進程的第一階段(2021 年10 月至2022 年4 月)涉及教會的各個教區。正是為了這緣故,我以你們主教的身分來這里作分享,因為羅馬教區全心投入這進程,是極其重要的事。如果教宗的教區竟無心投入這事,豈不是丟臉?教宗丟臉,你們也丟臉。

    「共議精神」這議題并非教會學的其中一個課題,更不是一個流行語,一個口號,或一個濫用于我們聚會的新名詞。絕不是這樣!「共議精神」顯示出教會的本質,她的形式,她的作風和她的使命。就讓我們來談談這共議性的教會,但必須避免視它只是個可隨意更換的名稱或想法而已。我這樣說,并不是基于神學意見,也不是當作個人想法,而是根據我們稱之為第一部和最重要的一部教會學「課本」,亦即宗徒大事錄。

   「Synod」一詞的含義,有助我們明白它有「同行」之意。(譯者注:外語直譯希臘文「syn-hodos」有「同行」之意,再引伸成「共議」。中文通常把「synod」一詞譯作「會議」,此處指世界主教代表會議)。宗徒大事錄是一部講述由耶路撒冷出發,經過撒瑪黎雅和猶太,前往敘利亞和小亞細亞,再到希臘,然后以羅馬為總結的旅途故事。這故事講述天主圣言,與那些留心和信從這圣言的人,一起上路的經過。天主圣言跟我們一起同行。大家都是主角,沒有人可純被視為過路的。我們必須好好明白這點:所有人都扮演一定角色。主角不只是教宗、代牧樞機(Cardinal Vicar)、輔理主教。絕不是這樣:我們大家都是主角,沒有人可純被視為過路人。宗徒大事錄書中提到的各職務,那時仍被視為真正的服務。權柄是由聆聽天主和民眾的聲音而來,二者總分不開。這令賦有權柄的人緊貼著「基層」,因為這「基層」正是他們要提供愛德和信德服務的對象。但這旅途故事,不只講及地理上移動的經過,它更講出一種心緒不寧,而這種心緒不寧正是個關鍵詞。如果基督信徒不感到這種心緒不寧,不把它活出來,他就有所欠缺。這種心緒不寧,是由個人的信仰而來的,它令我們衡量做什么更好,什么該保持,什么該改變。這故事告訴我們,原地不動未必對教會是好事(參閱:《福音的喜樂》,23)。這移動是順從圣神的結果,祂才是這故事的編導,當中各人都是心緒不寧的主角,總不停頓下來。

    伯多祿和保祿不只是個性各異的人物,而是兩位所代表的、比他們更宏大的視野,能就所發生的事情作反思,展示出一種信仰危機意識——這是另一個要牢記的關鍵詞:「展示出一種信仰危機意識」——驅使他們勇于嘗試、發問、改觀、犯錯及從錯誤中學習,尤其是在困難中抱有希望。他們都是圣神的弟子,圣神為他們指點宣講救恩的路線,為他們開辟門路,推倒圍墻,打破枷鎖,開拓新境界。這可代表我們要出發、改道、擺脫那些令我們裹足不前的信念,使我們與人同行。

    我們可看到圣神怎樣驅使伯多祿,令他前往外教人百夫長科爾乃略之家,即使他也曾躊躇過一會。你們還記得:伯多祿之前曾見一個令他感到不安的神視,當中他被要求進食所謂不潔的食物,雖然他得到保證,天主所潔凈的不可再視為不潔,但他仍感到困惑。他正設法理解這事的時候,剛好科爾乃略派來的人到了他那里?茽柲寺员救酥耙搏@得了神視和指示。他雖是個羅馬官員,卻虔誠和受猶太教感染,但仍未完全歸依成為猶太教徒或基督徒:他仍過不了任何宗教「關卡」。他雖是個外教人,卻獲啟示知道他的祈禱已蒙天主俯允,且他要派人邀伯多祿到他家來。就在此時,正當伯多祿猶豫未決,而科爾乃略在不知之云中引頸企盼之際,圣神化解了伯多祿的抗拒,揭了傳教史的新頁。圣神就是這樣行動:沒錯,就是這樣。兩人的相遇,展開了基督信仰最美麗的一個階段?茽柲寺缘孤南嘤,俯伏在伯多祿腳前,后者扶起他說:「起來!我自己也是個人!」(宗十26)。我們都這樣說:「我是人,我們都是人!」我們大家都要這樣說,連主教們在內,大家都要說:「起來!我自己也是個人!」圣經強調伯多祿跟科爾乃略親切談話(參閱:宗十27);叫叛龀挥腥饲槲逗腿诵曰,消弭差異和距離,把它們轉化成親切和親近。教會災害之一,更準確的說是錯亂之一,就是那把司鐸和主教與民眾區隔的圣職主義。與民眾區隔的主教和司鐸,只成了官員,不再是位牧者。教宗圣保祿六世愛引用泰倫斯的格言說:「我是人,沒有什么有關人性的事非關我!共嗟撆c科爾乃略的相遇,解決了一個難題,有助作出隨便向外邦人直接傳教的決定——正如伯多祿所說的——深信「天主是不看情面的」(宗十34)。我們不能以天主的名義去歧視他人。在我們之間,歧視也是一個罪過:「我們是潔凈的,我們是選民,我們屬這個知曉萬事的運動,我們是⋯⋯!共皇沁@樣的。我們所有人都是教會。

    你們都知道,我們是不可以脫離這個不設界限的寬大和殷勤的園地,去理解「教會的大公性」。成為教會就是朝著天主的胸襟前進。我們再回到宗徒大事錄去,那里出現了如何組織信友數目日漸增多的問題,尤其是援助窮人的需要。有人指出寡婦們被忽略了。要解決問題,就要聚集門徒一起,于是大家共同作出決定,要委任七個人全職負責服務(diakonia),負責照顧膳食(參閱:宗六1~7)。教會就這樣靠著一起辨別辨明,因應需要和生活的現實,以及借著圣神的力量,一起同步向前邁進,這就是她的共議性。但圣神一直是教會內的偉大主角。

    此外,不同的看法和期望也會產生沖突。我們不要害怕:今日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們巴不得能這樣爭論一番!這都是順從圣神和向圣神開放的標記。有些沖突甚至會達至激烈程度,就如有關為外邦人行割損一事,直至被稱為耶路撒冷會議有所決定為止,這亦是第一次教會會議。即使今天, 也有人會對事情抱僵化的態度, 局限了天主的寬宏大量(makrothymía),即祂那富于耐性的目光,寬大的目光,長遠的目光:天主放眼遠觀,天主并不急躁。僵化就是另一種對天主忍耐的歪曲,這是違反天主至尊的罪過。即使今天仍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一些由猶太教歸依過來的人,自我指涉地堅持說,誰若不遵守梅瑟法律,便不能得救。他們這樣回駁保祿,因他宣布人直接因耶穌的名而得救。他們反對保祿的做法,無異于放棄接納由外邦歸依的人。保祿和巴爾納伯遂被派往耶路撒冷,去見宗徒和長老。這并非易事:對這問題的不同立場,看似難分難解,大家辯論多時。問題在于承認天主有行動自由:任何事物,不管是人的出身,還是他的倫理和宗教背景,都不能阻擋天主進入人心內。當大家都認同,那「洞察人心」的天主──一位認識人心的專家──也親自肯定外邦人可以得救,「因為祂賜給了他們圣神,如同賜給了我們一樣」(宗十五8),僵局就因此打破。這樣,大家對這事的看法都得到尊重,同時遏止了過份的行為。大家很重視伯多祿與科爾乃略的經驗,以致在「最后文件」中,記錄了圣神怎樣在這作決定的過程中行動,以及祂經常啟迪人的智慧:「因為圣神和我們決定,不再加給你們什么重擔」(宗十五28),除非是必需的事!肝覀儭梗涸谶@次世界主教代表會議中,我們要一起走,好能說出「圣神和我們決定」這句話,因為你們在圣神的引領下,要彼此不斷對話,還要與圣神對話。你們不要忘記這句話:「圣神和我們決定,不再加給你們什么重擔!埂甘ド窈臀覀儧Q定」:在這次世界主教代表會議的過程中,你們要設法可以這樣說。如果這過程中沒有圣神臨在,這只算是一次教區性的議會,而不是一個「共議性的」世界主教代表會議。我們并非要舉行一次教區性的議會,也不是一次研究這個或那個問題的研討會:我們要做的是彼此聆聽和聆聽圣神的過程,彼此討論和與圣神討論,那也是一種祈禱方式。

   「圣神和我們!谷欢,單打獨斗的誘惑常存在,代表著一種替代式的教會學——支持這種替代式教會學的,大有人在——就好像主耶穌升天后,留下了一個空缺要我們去填補一樣。絕非如此,主留給了我們圣神!耶穌說得很清楚:「我也要求父,祂必會賜給你們另一位護慰者,使祂永遠與你們同在!⋯⋯】我必不留下你們為孤兒」(若十四16、18)。教會便是這許諾實現的圣事或標記,正如《教會憲章》(1)所說:「教會在基督內,好像一件圣事,就是說教會是與天主親密結合,以及全人類彼此團結的記號和工具!惯@句話反映出耶路撒冷會議的見證,否決那些固執地要取代天主位置的人,他們企圖以自己的文化和歷史信念去組織教會,迫使教會建立戰線,設立令人感到自責的關卡,形成一種褻瀆天主無條件施與恩惠的思維。每當教會以言以行,見證天主那無條件的愛和那包容的宏大胸襟時,教會才顯出她真正的大公性。教會在內外都感受到一股推動力,把它推展至各個時空。這股動力和能力都是源自圣神:「當圣神降臨于你們身上時,你們將充滿圣神的德能,要在耶路撒冷及全猶太和撒瑪黎雅,并直到地極,為我作證人」(宗一8)。領受圣神的力量去作見證:這就是我們教會要走的路,我們如果在這路上行走,我們便是教會。

    一個共議性的教會,亦即主曾許下圣神要和我們在一起的圣事教會。只要我們加強與圣神和來世的密切關系,便能體現出這教會。感謝天主,爭議經常存在,但要找到解決,便要靠聆聽天主的話和祂在我們當中的聲音,藉祈禱和開眼細察四周的一切,實踐一個忠于福音的生活,以一個旅途式的釋經,去查考天主啟示的話,這種釋經能持守著宗徒大事錄內所展開的旅程。理解和詮釋的方式,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旅途式的釋經,就是繼續上路。這是指梵二后開始的旅途嗎?不,是指首批宗徒所開始,而仍在繼續的旅途。當教會裹足不前時,她就不再是教會,而是個美麗的善會,因為她把圣神困在籠中。旅途式的釋經,能持守宗徒大事錄內所展開的旅程。若不是這樣,便會令圣神屈辱。古斯塔夫・馬勒(Gustav Mahler)認為——我在其它機會上也曾說過——忠于傳統不在于崇拜灰燼,而是要保全薪火。我想問問大家:「展開這共議性的進程前,你們較想做什么?要固守教會的灰燼,亦即你們的善會,你們的小組,還是要保全薪火呢?」你們更想崇拜自己的東西,即那些把你們重重圍住的事物——我屬于伯多祿,我屬于保祿,我屬于這個善會,你們是他屬,我是司鐸,我是主教——還是你們奉召去守護著圣神的火呢?馬勒是個偉大的作曲家,但在反省上也是位智慧大師!秵⑹緫椪隆8 引述致希伯來人書的話說:「『天主在古時,曾多次并以多種方式,借著先知對我們的祖先說過話』(希一1),但仍不斷地與祂愛子的凈配交談!故ノ纳・萊林(Vincent of Lérins)曾講過一句很巧妙的話,他把成長中的人類,與代代相傳的傳統作比較,認為若不讓「信德的寶庫」不斷進展,就不能把它保存下來,這寶庫要「經年累月得鞏固,與時并進以發展,歲月流長臻至善」(Commonitorium primum,23, 9: ‟ut annis consolidetur, dilatetur tempore, sublimetur aetate”)。這就是我們旅程的特色:事實就像水一樣,神學事實也亦然:水若不流動,便會停滯發臭。一個停滯不前的教會,便會開始敗壞腐化。

    請看,我們的圣傳是如何像一個發酵的面團,在這發酵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它成長;在這面團內,融合正逐漸形成:一起同行實現出真正的共融。在這點上,宗徒大事錄也有助于向我們說明:共融并不會抑制相異。這正是五旬節令人驚訝之處,那時語言相異并不構成障礙:雖然大家彼此陌生,但因了圣神的力量,「每人聽見他們說我們出生地的方言」(宗二8)。大家都感到親切如家,同途雖各異,卻能并肩共往。(請恕我談得太長了,但世界主教代表會議是件嚴肅的事,我就繼續說好了⋯⋯。)

    我們再回到世界主教代表會議的進程上:教區階段極其重要,因為它實現聆聽全體已受洗的信友,而他們就是那享有不能錯的信仰意識(sensus fideiin credendo)的主體。要擺脫對教會有一個僵化的形象,會遇到不少阻力:在這形象中,長官和下屬、教導者和受教者,清晰分明;但這卻忘記了天主喜歡顛倒位置,如瑪利亞說的:「祂從高座上推下權勢者,卻舉揚了卑微貧困的人」(路一52)。一起同行,易看到教會的橫向面,而非她的上下直向。共議性的教會卻清除這橫向面上的障礙,好能看到升起的基督旭日:興建階級的華廈,只會把她遮蓋起來。牧者與天主子民同行:我們作為牧者,與天主子民同行時,時而領前,時而當中,時而在后。善牧要這樣行走:領前作引導;當中作鼓勵,以免忘記羊群的氣味;在后是因為人民也有自己的「嗅覺」,可以找到旅程上的新途徑,也能在迷路時尋回去路。我想強調這點,也為提示本教區的主教們和司鐸們。在這世界主教代表會議的進程中,他們要問:「我能否行走,能否走在前面、當中和在后?還是只會留在主教座上,頭戴禮冠,手拿牧杖?」與羊群混在一塊兒,卻不失為牧者而非羊群:羊群知道我們是牧者,他們知道分別何在。牧者走在前面作引路,留在中間去感受人民所感受,尾隨為協助那些較為后方的,同時讓人民以自己的嗅覺去找更好吃的青草。

    信仰意識賦予全體信友執行耶穌基督的先知任務的尊嚴(參閱:《教會憲章》,34~35),讓他們能辨別出今日活出福音精神的途徑。這就是羊的「嗅覺」所在,但我們必須留意,在救恩史上,我們在上主牧者前都是羊。這圖像有助我們明白,促成這「嗅覺」的兩個特點,一個是個人的,另一個是團體的:我們都是羊,也屬羊群之一,而這里所指的羊群代表教會。我們在日課經的誦讀日課中,剛讀到奧思定的「論牧者」,當中有這樣一句說:「同你們在一起我是羊,為你們我卻是牧人!箓人和教會團體這兩特性是分不開的:若不參與教會的生活,便無法有信仰的超性意識,因為這不純是一種天主教活動,卻尤其應是那種藉懷有「基督所懷有的心情」(斐二5)而獲得的「意識」。

    運用這種信仰意識時,不能只限于傳達我們就這個或那個議題,或對某教義或某教律的看法,作意見交流。不,那些只是工具,是言辭的表達,是教義或教律的表述而已。以大多數和少數作分別,這種思想也不應得逞:那是議院的做法。多少次,那些被人「棄而不用的」竟成了「屋角的基石」(參閱:詠一一八22;瑪廿一42),那些「遠離的」竟成了「親近的」(弗二13)。那些屈處邊沿的、貧窮的、沒有希望的,竟被選作基督的圣事(參閱:瑪廿五31~46)。教會就是這樣。每當某些組別想突出自己時,他們都沒有好結果,甚至否認救恩,陷于異端邪說。我們可記得那些曾聲稱令教會向前邁進的異端,如白拉奇主義(pelagianism;譯者注:否定原罪及圣寵之重要性)和楊森主義(jansenism;譯者注:強調原罪徹底破壞了人之本性,主張人無自由意志,基督救世只限于預定者)。所有異端都沒有好結果。唯識論(gnosticism;譯者注:強調唯由知識,始能得救)和摩尼派(manichaeism;譯者注:主張善惡二元論)一直設法誘騙教會。我們非常用心令禮儀慶典進行得盡善盡美,那是無可厚非的,那原是好事——雖然我們有時只為自我安慰而做——但金口圣若望(St. John Chrysostom)卻提醒我們:「你想尊敬基督的身體嗎?那么你就不要讓他在自己的肢體內受到輕慢,即不要讓窮人衣不蔽體。你不要在教堂這里以錦繡綢緞來尊敬他,卻讓他在外面寒風澟烈下赤身露體,而置之不理。那曾說『這是我的身體』的,更以說話肯定這事實說:『你們見我餓了,卻沒有給我吃的』,并且說:『凡你們沒有給這些最小中的一個做的,便是沒有給我做』」(InMatthaeum Homiliae, 50, 3)!肝业慕套诎!你這話有什么意思?所有窮人、乞丐、吸毒青年,這些社會所遺棄的人,都要有分于這世界主教會議嗎?」親愛的,你說得對。因為這不是我說的,而是主所說的:他們都是教會一分子。以至如果你不邀請他們(方式仍有待商榷),或如果你不設法走到他們那里,陪伴他們片刻,去感受一下他們所感受的,而非只是感受他們所說的——即使他們或許會辱罵你——那么你仍未做好這會議所應做的。這會議無遠弗屆,包括所有的人在內。這會議也是談及各人問題的好機會,談及我作為你們主教的問題、輔理主教們的問題、司鐸們和平信徒的問題,以及善會會員的問題;這些問題一概包括在內!但如果我們不讓社會這些「問題人士」,即這些被社會遺棄的人參與其事,我們便無法真正處理好自己的問題。這點是很重要的:應讓自己的問題在對話中浮現出來,無須加以辯解。你們不要害怕這樣做!

    我們要自覺屬于一個得蒙天主許諾的大民族,朝著一個未來邁進,為能參加天主為萬民所預備的盛宴(參閱:依廿五6)。在此,我也想說明「天主子民」這觀念,因為對此也有些僵化和引起分歧的詮釋,糾纏于一個排外和特權的思想內,就如他們解釋「召選」的觀念時一樣,先知們早已加以糾正,并指出應如何正確明白過來。作為天主子民并非一個特權,而是某人所領受到的恩賜【⋯⋯】為他自己?不,而是為了眾人,這恩賜是要送給別人的:這是一項使命。召選是某人為了大眾而領受的恩賜,是我們為了他人而領受的,它既是一個恩賜,又是一項責任。這責任就是不但要以言,也要以行去見證天主的奇妙化工,使人對之有所認識,從而發現天主存在于世上,并接受祂的救恩。召選既是一個恩賜,那么問題就是:我之身為基督徒,我的基督信仰,怎樣才能送給別人?天主普救世人的意愿,是藉圣子的降生而實現于歷史和賜予整個人類的,好讓眾人借助教會,能成為天主的子女,并彼此成為弟兄姊妹。這樣便能實現天主與人類的全面和好,而教會正是整個人類團結的標記和工具(參閱:《教會憲章》,1)。梵二前,這種思想藉仔細研讀教父著作早已成熟,視天主子民是邁向天國的實現,邁向天主所創造和深愛的人類的大團結。我們按宗徒的承傳所認識和經驗的教會,應自覺是與這普遍召選有關,并要為實現這事而努力。我就是依照這精神,寫下了《眾位弟兄》通諭。正如教宗圣保祿六世所說的,教會是人道的導師,今天她更要成為兄弟情誼的學堂。

    我為什么要對你們說這些事?因為在世界主教代表會議的進程中,聆聽必須顧及的信仰意識,但我們也不應忽略一切來自我們最意想不到者的「直覺」:這雖屬「游離分子的嗅覺」,卻同樣有效。圣神自由地行事,不受任何局限,更遑論會受到人們所屬羣體的限制。堂區若要成為小區內眾人之家,而不是私人會所,你們便要開放門戶,不要只理會那些?,或那些與你們臭味相投的人,他們只占不多于百分之3、4 或5。要讓所有人進來⋯⋯,你們也要親自出去接觸他們,讓他們提出問題,視他們的問題為你們的問題,與他們一起同行:圣神會帶領你們,你們要信賴圣神。不要怕與人交談,即使這交談令你們感到驚愕:要知道,這是救恩的交談。

    你們不要氣餒,要準備面對意料以外的事情。戶籍紀廿二章有段記載,講述一頭母驢竟成了天主的先知。以色列民快要結束走向福地的漫長旅程。他們過路時,摩阿布王--巴拉克感到震驚,遂想借巴郎術士的能力去阻止這民族,以避過一場戰爭。這位術士既相信天主,遂求祂指示應如何是好。天主告訴他不要聽從王的話,但他在后者堅持下,作出了讓步,騎上母驢去完成任務。但那頭母驢看到天使拔劍阻擋,表示天主不準許這事,遂掉頭而去。巴郎拉住牠、打牠,也不能令牠重新上路。直至那頭母驢開口與這術士對話,令他開眼明白過來,把他原先詛咒和死亡的任務,轉變成祝福和生命的任務。

    這故事教訓我㥃,要信賴圣神常會令我們聽到祂的聲音。連一頭母驢也可成為天主的聲音,令我們開眼,在我們犯錯時矯正我們。連一頭母驢也能做到的,一位已受洗的信友、一位司鐸、一位主教、一位教宗,更能做到。只要信賴圣神,祂會利用整個受造界向我們說話:所欠的只是我們洗耳恭聽。

    我到這里來鼓勵大家,要認真看待這個世界主教代表會議的進程;我對你們說,圣神需要我們。這話是真的:圣神需要我們。你們要彼此聆聽,便會聽到祂的話。不要錯過或排除任何人。不要只靠重組架構來鞏固自己——這是個大錯覺!——給予訓導,舉辦退省和講座,或發出指引和計劃——這些固然都是好事,但這些只是附屬于另一事情,亦即是要重新發現我們是一個人民,愿意彼此同行,并與世人一起同行。在羅馬的人民,包括各種不同的人,且都是來自不同處境:這是何等豐富,充滿各色各樣!但我們必須跨越那百分之3~4 與你們關系最密切的人,出去聆聽其它的人,即使他們有時甚至會辱罵你們,把你們趕走,但你們必須知道他們所想的,卻不要把我們的看法強加于他們:要讓圣神向我們說話。

    在這新冠疫情之際,天主推動教會的使命,使她成為治愈的圣事。我們的世界發出了它的哀號,展現了自己的脆弱:我們的世界需要治愈。

    大家鼓起勇氣,努力向前邁進!多謝各位!

(臺灣地區主教團恭譯)



最新文章
教宗方濟各2022年四旬期文告
教宗2022年四旬期文告:我們行善
2020年全球天主教徒有所增長:13
教宗方濟各第30屆世界病患日文告
教宗方濟各向羅馬教區信友致詞
教宗第56屆世界社會傳播日文告:
教宗宣布里昂的圣依勒內主教為圣
中國天主教教區

熱門文章
教宗方濟各《愛的喜樂》勸諭:愿
主及賦予生命者
全球天主教徒人數日益增多,已達
教廷實施絕罰最多的教會
康斯坦茨大公會議(公元1414-1418
《慈悲面容》 慈悲喜年詔書
福音的喜樂——論在今日世界宣講
安樹新主教致保定教區信德年牧函

隨機文章
信理部回應德教區 澄清教會婚姻訓
世界傳教節專題:世界天主教徒人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2001年世界和平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1999年世界和平
全球基督徒人數約為22億
教宗2020年世界窮人日文告:向窮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教會動態  |  在線留言  |  新浪微博  |  天主教論壇  |  聯系我們
天主教周村教區 地址:山東省淄博市杏園東路10號 電話:18816121560 E-mail:yesushanmu@163.com QQ群:158016813
CopyRight © www.sailts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产精品成人A在线观看,中文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不卡,玩弄我的美艳搜子,亚洲人成网站999久久久综合
做床爱无遮挡免费视频| 人妻AV中文字幕无码专区| 人妻无码人妻有码中文字幕| 暖暖日本在线观看高清中文| 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99| 丰满多毛的大隂户| 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老汉老妇姓交视频| 亚洲欧美熟妇另类久久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