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2日 星期三  在線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教會公告教會動態信仰見證彌撒讀經圣經影視圖片文獻圖書禮儀思高圣經每日禮贊  

依納爵·羅耀拉的神秘思想與生活

來源:網絡轉載  作者:天主教周村教區  發表于:2022-03-02 08:37:10  瀏覽:2

來源:公教文明

經由 布萊恩·歐利里(BRIAN O'LEARY S.I.)

2022年2月28日

一位圣人武士或神秘者?

自從1556年依納爵去世后這幾個世紀以來,人們總以不同的形象來談論他。在這段漫長時期中,人們主要以圣人武士的形象來看他。這個觀點來自他事實上屬于巴斯克地區小貴族軍人世家。他接受的是那個時代的騎士文化教育,重視戰事武藝訓練。之后因為發生潘普洛納城(Pamplona)遭圍困事件致使他奮勇參戰。但這也引起錯誤的看法,以為依納爵創立耶穌會旨在對抗馬丁·路德和他所倡導的宗教改革。

然而,今天依納爵最受重視的卻是他的神秘的形象 ,先前被視為重要的軍事文化背景成分已大為縮減,被重新評估。人們已從他在曼雷薩(Manresa)、在拉斯托爾塔(La Storta)以及在羅馬的神秘經驗來追溯他所言所行所寫的意義。于是,人們對他的自傳和靈修日記大感興趣。

行動的議題

自他皈依伊始,“行動”這個要素在依納爵內在和外在的神修中占有基本的重要性。他負傷在羅耀拉療養期間,心中體驗到不同的神類在推動他,因此內心開始走上初步分辨之路。但同時外在上他或為了加深自己的陶成,或為了步武宗徒們的芳蹤,也開始走上朝圣之路。

在依納爵的自傳里,從開場白和結尾的對照中,可以看出“行動”這個議題[1]:“二十六歲之前的他是個熱衷追求現世虛榮的人,操練武藝特別讓他感到愉快,他傾心追求聲名利祿卻徒勞無功”(自傳1);“他像是在給我做聲明那樣,目的就在強調他敘述這些事的單純意向…,又說…他在虔敬生活上已有所進步,亦即更易于找到天主”(自傳99)。
依納爵自傳讓我們看到天主如何引領、推動依納爵從最初的狀況達至最后的境界:從追逐塵俗聲利的欲望轉為尋找信仰上的虔誠,從熱愛兵器到日益“尋獲天主的幸!。

曼雷薩與卡爾多內(Cardoner)

現在我們該反思一下依納爵在曼雷薩的神秘經驗。他在自傳中設法傳遞下列五個“神視”中每一個的一些心得:天主圣三,天主的造化,圣體圣事,基督的人性以及圣母瑪利亞的形象。依納爵承認他的描述并不相稱,卻足以告訴我們這些“神視”帶給他很多喜樂和安慰。雖說他的感性深深受到這些神視的影響,實質上這些經驗與其說是感性的想象,不如說是理智思維。我們注意到他屢次使用這幾句話:“他的思維開始敏銳”;“一旦在腦海中出現”;“他便完全清楚明了”。

如果我們想到他在卡爾多內河畔蒙受的“大啟發”[2],就不難發現他的語氣更富體會的性質,而較少想象的意味:“當他坐在那里的時候,理智的眼睛開始敞開:這并非他有了神視,而是在精神事物、信仰及文字方面終于明白了很多事情。在如此重大的啟發下,一切事物都展現新的意義”(自傳30)。由此可見到此依納爵主要關切的并不是傳授他曾經受教的,而是他現在所領悟的。如此肯定之后,依納爵為自己接下去的生活選擇舉出了一個“論證”。自傳繼續說:«我們無法描述依納爵當時所領會的事物的種種細節,我們僅能說他的理智領受了巨大的光照!X得這個光照之大,連他一生直到滿六十二歲為止所獲得的天主的幫助,以及他所領會的一切事物的總和,似乎也比不上他那次在河畔所學到的»(同前)。

依納爵無意藉這樣的肯定指出他日后在拉斯托爾塔和在羅馬的神秘經驗,從與天主的密切關系上來說,沒有這么深入,而是愿意讓人知道他在卡爾多內河畔的經驗,“從教學觀點”說,乃是無可比擬的。那次經驗是天主教導他的整個過程中的巔峰,對依納爵來說天主猶如一位老師在開導一個孩童[3]。

一個傳奇故事的花花絮絮

第一批的耶穌會士經常寫到曼雷薩和卡爾多內,因為他們知道這兩個地方在依納爵神修陶成過程所占的中心位置。從他們所寫的資料中我們選取了納達爾(Nadar)的一段引述:“依納爵始終非常重視他在卡爾多內所獲的神視恩典;就因為這個恩典他才養成非常簡樸和謙虛的品德;也因此他的面容開始煥發出一道難以言喻的光芒和靈性的勤奮。每當被問及度耶穌會生活方式之道或理由時,他總是提到那唯一的恩寵和光照,似乎要指出在那唯一的相遇中,他看到一切事物的內在原因和基礎”[4]。

在那些年里,在卡爾多內一帶逐漸形成一個傳奇的說法。根據這個說法,依納爵在那個境遇中一定發現了未來創立耶穌會所必須顧及的大大小小細節。然而,納達爾當然不會同意如此過于簡化的說法。他是那些最熟悉依納爵的方法論以及多年后依納爵撰寫耶穌會會憲所遇到的種種困難的人之一。

一個比較持平的說法或許是:卡爾多內帶給依納爵的是更大的分辨能力,也因此成了依納爵日后所有決定的依據。他之所以不斷地提到在卡爾多內的經驗,意義就在此。在領受這個“大啟發”之前,依納爵只是學習著做個有意識和知道驚奇的人,但尚無洞悉事物內在真理的能力。歷經卡爾多內的經驗之后,他不但洞悉,而且在決定事務的過程中達到前所未有的把握。

彼此關聯

依納爵“卡爾多內經驗”重要的一面就是讓他知道在啟示給他的諸多真理之間建立起關連,使心靈、信仰和世俗文化等問題彼此接近。我們可以毫無疑問地用“彼此關聯”這個名詞來表達納達爾在肯定依納爵看到“一切事物的內在原因和基礎”時所要表達的。

這個彼此關聯的認知讓圣依納爵在面對世俗文化時心存極大的自由。他從未推翻也未曾崇奉世俗文化;他始終從世俗文化與基督信仰啟示之間的關系出發,視這兩者為唯一真理相輔相成的兩面。

啟發之路

我們跟隨依納爵敘述的路線反思了他最初的神秘經驗。然而,當他從耶路撒冷朝圣歸來,開始研讀并在巴塞羅納(Barcellona)、阿爾卡辣(Alcalá)和薩拉曼卡(Salamanca)接觸一些人之后,竟引起了宗教裁判所的注意[5],懷疑他的教導是否正統,并因此遭拘捕和審問,他的行為舉止也成了調查的對象。審問他的人雖然沒有發現他有任何違反正統之處,但并沒有因此而放心,所以限制他的活動。他因此決定遷往巴黎。

宗教裁判所懷疑依納爵是“光照派”(Alumbradismo)或“光照之路”(Via dell´illuminazione)運動的追隨者。凡是參與這個運動的人都被稱為“受光照者”。事實上,這個帶有侮辱意味的名詞乃是為了譏嘲和輕視而命名的,只有反對那個運動的人才會使用。我們對于1520年出現的“光照派”運動的認識大部分來自1525年西班牙宗教法庭庭長所公布的“信仰條例”(editto di fede)。該條例包括48項該定罪的主張:這些主張主要涉及“受光照者”運動成員的聲明或被敵視他們的證人收集的談話片段。這個條例用來對付那些“自稱為受光照者,投身于天主者和完美者”(illuminati,abbandonati,perfetti)。

“信仰條例”中所羅列的許多主張對敬禮圣人、尊敬圣像、大赦、齋戒、節制和教會的戒律表示輕視。其他的主張則勸勉人將自己被動地交付于或信賴天主的圣意。凡生活在這種境況中的人,并不需要做特別形式的祈禱:這尤其被視為對禮儀祈禱的蔑視。任何活動都阻礙天主臨在人的心靈中。向天主祈求是錯誤的,想像基督的人性也是錯誤的。這樣的觀念無異挑釁、鄙視傳統和權威。

依納爵曾是所謂的“受光照者”嗎?

依納爵因許多因素而遭懷疑。他于1526年來到阿爾卡辣時,認識幾位當地顯要人士,這些人士后來都被宗教法庭告以“光照派”份子罪名而遭迫害,其中一位名叫馬努艾爾·米歐納(Manuel Miona),葡萄牙籍神父,是依納爵的告解神師[6]。除了這些接觸外,依納爵很快成為一群尋找神修指導者的領導者。這群人中大部分是女性,其中幾位與“光照派”有來往,但或許僅是表面泛泛而已。這群女性聚會時,有幾位癲瘋癥發作,有的滿頭大汗,有的嘔吐,有的抽搐在地,聲稱她們看到魔鬼。要是宗教法庭不在乎依納爵的活動,不愿審問他的思想,則基于現象之故,上面所提的事件該當僅為個案而已[7]。

西班牙宗教裁判所關心的問題之一是依納爵對內在經驗的看法。依納爵敘述他在曼雷薩的“神視”之后,在自傳中肯定地說:“他在神視中所見的事不但證實自己的信仰、而且使他永遠堅信于此,以致他多次想到,即使沒有圣經教導我們這些關于信仰的事,他也心甘情愿為自己在神視中所見的而死”(自傳29)。

這應該可以說是依納爵以非常戲劇性的語調對自己的經驗的肯定。他在《神操》書中也表達了類似的信念,但方式更為清晰,用詞也更普遍化:“在神操(退。┲懈菀、也更能妥當地尋找到造物主天主要傳達給虔敬靈魂的圣意,祂把這樣的靈魂擁抱在祂的愛和贊賞中,指給他們未來更美好地為祂服務的道路。這也就是說帶領退省的人能保持不偏不倚的態度,一如天枰不偏袒任何一邊,只讓造物主天主和祂的受造物彼此互動”(神操15)。

毫無疑問,這個教導相似前所提的“光照之路”。然而,使依納爵不至于被指控為異端者,在于他拒絕為他的所言所思作結論,因為內在經驗的有效性并不需要借助于基督信仰外在形式的敬禮和規矩。雖然如此,或許正因為依納爵在曼雷薩的神秘經驗,他認為應該留在圣統體制的教會內!芭c教會同感”的準則(參見神操352-370)印證了依納爵這個立場:這些準則中有許多條反映了他個人被貼上“光照之路”標簽的原因[8]。

梅喬爾·卡諾(Melchor Cano)與 “審查”

1520年起依納爵遭到他與“光照派”有關的指控。這項指控在往后數年中也牽連到他的“神操”,最后又觸及耶穌會。批評他的主要人物之一是道明會士梅喬爾·卡諾(Melchor Cano)[9]。這位道明會士極力反對“光照派”人士,并認為依納爵是這個派別的一份子。1556至1558年間卡諾寫了一些書信,認定耶穌會是一股異端力量,而其所宣講的“神操”對教會和國家都是個威脅?ㄖZ依循這個思路又寫了一篇更正式的論文,準備呈寄給當時的教宗保祿四世。這篇論文已遺失,我們不知道教宗是否曾接讀。1977年大英圖書館發現一份被認為卡諾寫的、而且幾乎可以確定是涉及上述問題的文件。這份文件以其標題首字“審查”(Censura)[10]為名。

卡諾的評論涉及下列幾點:

1)他責備“神操”提供給所有人相同的默觀神修,沒顧及每個人的性格和圣召都不同。他深信不可能把外在活動與默觀生活連接起來。他擔憂那些企圖把外在與默觀生活聯結在一起的人會忽略各自的圣召事工。他認為這就是“光照派”者的錯誤,因為事實上其中一些人由于被不當熱衷所誤導,以致丟棄了工作和家庭的責任?ㄖZ擔心“神操”也將助長社會及倫理的混亂。

2)這位道明會神父譴責“神操”重視感性經驗。他說帶領神操(退省神功)的人告訴參與退省的人,他們將在心靈上體驗到恩寵的作用,并獲得慰藉?ㄖZ神父說這樣的許諾是自以為是,是企圖強迫天主的手。他也指出參與退省的人受鼓勵,以言語表達他們所獲得的感性恩寵,并以此激勵他人。依他看來,這意味著參與者在默想時不但以此滋補自己,也在為他人準備食物。這肯定不會滿足他們靈魂的需求。

3)卡諾也批評“神操”鼓勵人培養“平心中立”,以之作為分辨天主圣意的途徑。他指出耶穌會士過度重視和曲解翕合天主圣意的錯誤所在。他認為這種態度相似“光照派”的做法。這種在退省神功中進行的選擇決定過程顯然令道明會士難以接受?ㄖZ所指的是“神操”教導做退省的人必須讓天主直接與他一起行動(參見神操15),他說這種教導不太健康,因為以此來分辨天主的圣意有傷對理性、學習和教會權威的尊重。

相異和相似

以卡諾的夸張之詞還治他的批評,視之為毫無意義,這當然是易如反掌之事。依納爵從未是“光照派”份子,“神操”也未曾推動“光照派思想”:那些起訴他的判決也如此確認。的確,依納爵教導默想與默觀的神智祈禱,但與“光照派”所教的有別,他不但未曾反對口禱,反而如此鼓勵。他也從未批評教友的敬禮儀式,他甚至如此身體力行[11]。

無論如何,依納爵和“光照派”也有一些相同的信念、態度和愿望。我們可以舉出其中比較重要的三點:

1)兩者都相信默觀和行動可以并行。也因此都強調他們有關祈禱和與天主契合的教導必須適用于凡人大眾,而不是獻身教會人士的專利。

2)兩者都信賴對天主之愛的感性經驗,也深為相信內在經驗的效應。

3)兩者均相信天主真實的協助,即使在日常生活中所做的選擇上亦如此。

關于這最后一點,他們就教會權威的結論顯然不同:“光照派”者不接受教會的權威,依納爵則遵奉。依納爵對自己和他人內在經驗的尊重與對傳統和權威的尊重相同。依納爵以為:經驗和權威不是知識、智慧或啟示的非此即彼的兩種來源,而是相輔相成的源頭,應以健康和創造性的態度將經驗和權威之間的關系緊密結合在一起。

“神修日記”

雖然卡諾曾會晤過依納爵,也握有一本附注解的“神操”文本,因此認識“神操”,卻未曾接觸過我們所認識的依納爵的“神修日記”(Diario spirituale)[12]。這本日記或者可以提供給卡諾較有利于作者依納爵的觀點,或肯定他對作者最不利的疑慮。

1540年耶穌會獲得教宗保祿三世的認可成立。次年依納爵獲選為首任總會長。他很快地發現自己必須單獨力挑草擬會憲的重任。然而從1541到1544年間,他因其他職務而少有時間和精力專心致力于這項工作[13]。但1544年修會開始進入穩定時期之后,管理修會的任務就變得不那么沉重。

面對守神貧愿的問題,依納爵自問修會該如何才能更妥善地度貧窮的生活。這個問題的核心是該不該允許有固定的收入,以維持毗鄰已宣發服從教宗第四愿者住處的圣堂祭衣室之所需。當初,這個擁有固定收入的決定于1541年獲得第一批會士的贊同,F在重新考慮之后有了新的想法。于是自1544年2月2日至3月12日就這個問題進行了分辨[14]。

分辨記錄簿

依納爵的“神修日記”僅分為兩冊,很恰當地被稱為“分辨記錄簿”[15]。但更正確地說,這個名稱僅適合于第一冊,因為依納爵在第一冊中記錄了他在分辨過程期間的祈禱經驗。為能了解文中內容需要對“神操”有一定了解,尤其是‘選擇’這個名詞[16]。

依納爵尋求分辨的結果,并沒有以他在第一階段時期所做的良好與健康的選擇形式出現,也就是說,他并沒有確認自己受到“光照啟發”(參見“神操”175)。他知道必須尋找另一個依據,于是起草另一份文件,列出他正在研究的議案的利弊。他在祈禱時總隨身攜帶這份文件。就這件事來看,依納爵在第三階段時期采用了“第一階段時期所從事的良好與健康選擇的方式”(參見“神操”177-183)?傊,依納爵盡管使用他的理智,仍沒有獲得滿意的結果。

最后,依納爵設法在神慰和神枯的經驗中尋找光照,這也就是“第二階段時期進行的良好與健康選擇”的經驗(“神操”176)。在經過長時尋求確認之后,終于心安理得地決定以最嚴謹的貧窮生活方式為首選。

依納爵在這個分辨過程中所遇到的困難為我們很有價值。他曾對自己應該使用的分辨方法感到疑惑[17]。雖然如此,他從事分辨的神秘經驗使許多會士體驗到困惑乃是決定過程中的一部分?傊,既然我們承認分辨之事乃伴隨依納爵生活的背景,所以我們愿意在此談論一下他這個神秘的經驗。

天主圣三的臨在

雖然依納爵在曼雷薩有過天主圣三的神視,但他在“神操”書中并沒有強調這件事。唯一值得注意的是書中“默觀天主降生為人”這一節(“神操”101-109)。在這里,天主一體三位俯視世界及其中居民的景象不僅為做“神操”、即退省提供出發點,也構建了整個“神操”進程的步驟[18]。除了這個有關天主圣三的默觀之外,在整個“神操”過程中天主圣三的臨在通常不明顯。

如果說依納爵的“神操”以基督為中心,他的“神修日記”則大大地涉及天主三位一體。這兩個文本中的神修,其不連貫性比連貫性尤為顯著!叭沼洝敝谐霈F的神修并非全然新穎,但相較于依納爵在“神操”中和在曼雷薩的經驗,顯然成熟多了!吧癫佟焙吐姿_的神修乃是“日記”神修的基礎。依納爵“日記”中記錄的那些更令人驚訝的神視,尤其對天主第三位圣神的神視,都出自他對天主圣三更深的體會:“過了一些時候我與圣神交談,準備為祂獻祭時,我在虔誠和淚水中似乎看到祂、或感到祂像一道不尋常的烈光或火焰的顏色。這一切鞏固了我所做的選擇”[19]。

穆尼蒂斯(Munitiz)深信“經默觀以抵達愛”和依納爵在羅馬對天主圣三的體驗之間有著內在的關系:“在‘神修日記’中親切稱呼天主的一句話就是‘圣寵賜予者’;在默觀天主降生為人中可以領會到蘊含在這幾個字里的寶藏。這位圣寵賜予者所賜的恩典就是祂本身,祂既臨在恩典中,又在恩典中行動。祂所賜的恩典在數量和種類上都無窮無盡,以致沒有一個恩典不包含祂本身。從這里可以看到,為依納爵來說,這個‘賜給’和‘通傳’的概念就是愛的極致,其中隱藏著等待天主圣三啟示的種子”[20]。

讓我們回到卡諾

我們可以暫時把依納爵神秘經驗所產生的生理作用如流眼淚、內心炙熱感和說話能力等擱置一邊,因為在基督信仰所認為的神秘傳統中,總把這類現象置于次要的地位,F在我們回到梅喬爾·卡諾和前面所提到的問題。我們不禁要問:如果卡諾閱讀了依納爵的“神修日記”,他會否改變對依納爵的看法?他會因為發現依納爵遠離他所擔心的“光照派”而感到滿意嗎?這幾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依納爵基本上同意“光照派”的想法可見諸于他的日記中:

1)默觀與行動結合的可能性。依納爵在他撰寫“神修日記”的整個過程中,生活行動非;钴S。雖然他在日記中記錄的主要是他的祈禱經驗,但也提到祈禱時間之外的事務。天主會在最平常的情況下闖進依納爵心中。是的,當他進午餐時,他領受了最后決定性的神慰,使他終得以完成分辨。

2)“神修日記”字里行間充滿他對“情感上經驗到天主之愛”的信賴。
3)他在日記中表明深信天主會引領人。的確如此,天主引領基督信徒做日常生活上的決定。雖然耶穌會所遵循的貧窮不完全屬于“一般性”問題,但整部日記都顯示依納爵始終意識到在任何情況中,即使最平常的,天主總在身邊幫助他?ㄖZ當能在依納爵的這些信念中找到進一步的論證,證明依納爵仍是個不知悔悟的“光照派”者。

出現的問題

欲了解“神修日記”,須先認識“神操”;但要深入理解“神操”并發揮其潛能,又得先認識“神修日記”。要是我們承認“神修日記”所談的神修要比“神操”所論述的來的深奧,那么這樣的肯定將如何影響帶領退省的方式?也因此,從以基督為退省默想的核心對象轉移到充滿“神修日記”中的天主圣三的臨在,這是否意味著天主圣三在退省中該占有更重要的分量?反過來說,如果我們不承認在依納爵生命中這樣的改變或發展,則我們是否陷入低估如此改變發展的重要性?

依納爵的態度的確令人驚訝。他在羅馬期間固然獲得深奧的、主要是關于天主圣三的神秘恩典,卻沒有根據這些恩典重寫“神操”。他似乎確定他在曼雷薩的經驗為別人能有所幫助,但羅馬的經驗只是為他個人。究竟是哪些準則讓他有此決定?“神修日記”固然是依納爵為他自己而寫的,而且也意外地存留下來,但他對隨之而來在羅馬的經驗卻特別抱持沉默。他的自傳也僅寫到他抵達羅馬為止[21]。

納達爾并不同意依納爵對羅馬經驗抱持沉默,他不但認同依納爵對天主圣三的神秘經驗,而且也認為這個經驗乃是留給全體耶穌會士的遺產:“我們知道依納爵神父獲得天主特殊的恩寵,得以自由享受默觀天主圣三的喜悅,并歇息在圣三懷中。有一天,這個恩寵讓他得以默觀整個三位一體,被祂所吸引,在極深刻的虔敬和安慰中與圣三結合。另有一次他默觀天父,隨又默觀圣子,再又默觀圣神。還有好幾次他對這樣的默觀感到欣喜愉快,特別是在他生命末日,那樣的默觀幾乎是他唯一的祈禱”[22]。

納達爾描寫這個祈禱如重大的恩惠,而后這個恩惠也分施給所有的會士,勉勵他們將其內化 “為此,我們要把祈禱的極致置于默觀天主圣三”[23]。納達爾勉勵人們不要把注意力聚焦在依納爵在曼雷薩的初期神修路程,而要注重依納爵在羅馬的成熟之路。在這方面,納達爾要比依納爵勇敢果斷。

1.此說引自IGNAZIO DI LOYOLA, Gli scritti, Roma, AdP, 2007。 ↑

2.參見L. R. SILOS的宏文 «Cardoner in the Life of Saint Ignatius of Loyola», in AHSI 33(1964)3-43。 ↑

3.«在這段時期,天主對他就如一位學校老師對一個孩童:祂教導他。這或許是因為依納爵個性粗魯或天性遲鈍,或因為沒有人教導他,或天主決意要依納爵來為祂效命。因此他清楚認為,而且始終如此認為,天主才以這種方式對待他»(自傳27)。 ↑

4.J. NADAL, Commentarii de Instituto Societatis Iesu. Dialogus secundus, in MHSI, vol. 90, 612。 ↑

5.參見A. HAMILTON, Heresy and Mysticism in Sixteenth-Century Spain: The Alumbrados, Toronto,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1992。 ↑

6.米歐納神父1530年逃離西班牙,在巴黎再度成為依納爵的告解神師,之后加入耶穌會。 ↑

7.1526年11月阿隆索·梅西亞(Alonso Mejía)以阿爾卡辣大學宗教裁判所視察員身份展開調查。這該是隨后在阿爾卡辣、薩拉曼卡、巴黎和羅馬進行一連串調查的開端。 ↑

8.依納爵選擇了既接受內在經驗的有效性、又接受教會權威兩者之間關系密切的生活。在所有這些狀況中,擁抱“既…又”的包容性遠比選擇“或這…或那”的簡便排他性更難。依納爵不但沒有順應“光照派”的作風,也未曾渴望某些教會改革派者所夢想的靈性教會。從另一方面看,依納爵也未曾區分天主在圣事中和在教會官方訓導中的行動。但他同意天主和每個人之間有著深刻且絕對個別化的溝通來往事實。這種合一的看法乃依納爵神修的核心。以上參見M. J. BUCKLEY, «Ecclesial Mysticism in the “Spiritual Exercises” of Ignatius», in Theological Studies 56(1995)441-443。 ↑

9.Cfr T. O’REILLY, «Melchor Cano and the Spirituality of St. Ignatius Loyola», in J. PLAZAOLA (ed.), Ignacio de Loyola y su tiempo. Congreso internacional de historia, 9-13 Setiembre 1991, Bilbao, Mensajero – Universidad de Deusto, 1992. 這篇文章是極其珍貴的資源。 ↑

10.文件標題為《Censura y parecer contra el Instituto de los Padres Jesuitas》。 ↑

11.除此之外,依納爵在(神操)退省中重視默想耶穌苦難,此正與“光照派”譴責當時西班牙人民敬禮耶穌苦難的立場相反。 ↑

12.Cfr J. A. MUNITIZ (ed.), Iñigo: Discernment Log-Book. The Spiritual Diary of Saint Ignatius Loyola, London, Inigo Enterprises, 1987. ↑

13.彼時正是新誕生的耶穌會快速發展的時期。除了領導修會的行政職務之外,依納爵也極度忙于在羅馬的使徒工作計劃。再者,那段時期他亦患有重病。 ↑

14.不太需要去了解這項分辨工作的“內容”,因為它同分辨程序如何展開一樣地晦澀難懂。 ↑

15.“一看就很清楚這本神修日記是用一些紙張匯集而成的,在這些紙張上依納爵為每日不同‘神類’的分辨進程加注了‘神慰與神枯’的字;旧线@是一本為短暫存留的記錄簿,內容只涉及與這幾項條款有關的事,不像一般日記那樣” (J. A. MUNITIZ [ed.], Iñigo: Discernment Log-Book…, cit., 8, “Introduction”)。 ↑

16.“選擇”幾乎是個技術上的名詞,依納爵用來說明決定的進程。 ↑

17.這與“1539年首批會士的決議”類似,他們在半途改變了分辨的方法。 ↑

18.我們可以肯定天主圣三的明顯臨在不只在“神操”進行之初釋出了“默觀天主降生為人”的動能和其力量關系,而且在“神操”進行的第二星期亦繼續如此釋出。 ↑

19.Diario spirituale, 11 febbraio 1544, n. 14. ↑

20.J. A. MUNITIZ (ed.), Iñigo: Discernment Log-Book…, cit., 13. ↑

21.依納爵的“神操”在1548年獲得教宗批準。難道他曾擔心這本書要是過于“神秘”將不獲得批準嗎?卡諾并非羅馬教廷中唯一批評他的人。 ↑

22.J. NADAL, Commentarii de Instituto Societatis Iesu. In Examen Annotationes, in MHSI, vol. 90, 162. ↑

23.同上163。 ↑




相關文章
科學證實了神的力量2012-04-09 09:49:49
皈依旅程2014-06-14 08:56:38
祈禱帶來的能力(之五)2013-06-02 13:42:38
基督徒需學習的十二點2013-08-26 09:23:22

最新文章
蒙恩得救的罪人!
依納爵·羅耀拉的神秘思想與生活
天主給我們的八樣禮物
真正的原諒
考慮天堂吧!
陪伴的愛
心靈空虛
天主子民如宮殿

熱門文章
基督徒必讀的45句經典語錄
回歸父家-----張天路神父
能進天國6種人,不能進天國的6種
高考(中考)祈禱詞
8條贖罪的途徑!
從死里復活的和尚
十句圣經經文助你常常喜樂
從仇家13刀中幸存 獲得新生成為牧

隨機文章
在漫長病痛中的感悟
奧體靈修(一)
你愿將你的靈魂賣給誰?
神看人的法則
靈命進深 ——靈命概括
15個驕傲的特性你占幾條?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教會動態  |  在線留言  |  新浪微博  |  天主教論壇  |  聯系我們
天主教周村教區 地址:山東省淄博市杏園東路10號 電話:18816121560 E-mail:yesushanmu@163.com QQ群:158016813
CopyRight © www.sailts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产精品成人A在线观看,中文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不卡,玩弄我的美艳搜子,亚洲人成网站999久久久综合
CHINESE熟女老女人HD| 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 无码人妻丰满熟妇啪啪| 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秀婷| 风流老太婆大BBWBBWHD视频| 人妻少妇乱子伦精品无码专区| 天天综合色天天综合色HD| 亚洲精品色婷婷在线观看| 欧美XXXX做受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