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xp79"></var>
<cite id="zxp79"></cite><menuitem id="zxp79"><video id="zxp79"></video></menuitem>
<var id="zxp79"><video id="zxp79"><menuitem id="zxp79"></menuitem></video></var>
<var id="zxp79"></var>
<cite id="zxp79"><strike id="zxp79"><menuitem id="zxp79"></menuitem></strike></cite>
<var id="zxp79"><strike id="zxp79"></strike></var><var id="zxp79"></var>
<cite id="zxp79"></cite>
<listing id="zxp79"></listing>
<var id="zxp79"><video id="zxp79"></video></var>
<ins id="zxp79"></ins>
<var id="zxp79"></var>
<cite id="zxp79"></cite>
<cite id="zxp79"><strike id="zxp79"><thead id="zxp79"></thead></strike></cite>
<cite id="zxp79"></cite><menuitem id="zxp79"><del id="zxp79"></del></menuitem>
<var id="zxp79"></var><var id="zxp79"><strike id="zxp79"><listing id="zxp79"></listing></strike></var>
地大要聞

“冷板凳”一坐幾十年,每年三分之一的時間在野外,探尋遠古之謎——

[湖北日報]一生只做一件事的科學家

發布人:張磊發表時間:2018-11-05點擊:


圖為:童金南教授在實驗室顯微鏡前觀察化石。﹙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張朋攝﹚

  不愛談個人,只想講團隊;不愿回顧過去的成績,只提研究的進展。

  背起行囊就出發,他一生只做一件事,那就是日日夜夜和古生物化石打交道,一眨眼就是30多年。

  他是童金南,中國地質大學(武漢)地球科學學院教授、生物地質與環境地質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長期從事古生物學教學和研究。

  白手起家,建起國家重點實驗室

  童金南太忙了。

  即便早已是教授、博導,56歲的他每年仍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野外。這位地質科學家一提起古生物,就打開了話匣子。

  1978年,16歲的童金南以公社片區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中國地質大學(武漢)(原武漢地質學院)地層古生物專業。上了大學才知道,曾經炙手可熱的古生物學專業已經“轉冷”。

  走進地質殿堂,童金南顧不上專業的“冷熱”,幾乎天天泡在閱覽室。厚厚的專業書,看了一遍又一遍。轉眼到畢業季。同學們紛紛改行,他卻一頭扎進實驗室,探尋遠古之謎。

  憑著這股韌勁,他被我國著名古生物學家殷鴻福教授相中,收為門下首個研究生。

  導師殷鴻福的為人治學之道,成為童金南的榜樣。他暗暗下定決心:要讓我國的地球生物學在國際學界占有一席之地。

  2003年,童金南牽頭建設國家重點實驗室。沒有建設場所,他努力向學校爭取;缺少實驗儀器,他拿出自己的科研經費購置。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1年1月,中國地質大學(武漢)生物地質與環境地質國家重點實驗室,從全國150多家參評單位中脫穎而出,正式獲批立項建設。

  如今,這個國家重點實驗室已成為全國古生物研究中心之一,擁有地質微生物分析等五大研究平臺,匯聚近百名科研人員。其中,包括多名院士和“長江學者”,還吸引了美國、英國、法國、澳大利亞等國家的一流學者共同參與研究。

  潛心鉆研,18年只為一顆“金釘子”

  “金釘子”是什么?

  在地學界,地質年代與年代之間分界的國際劃分標準,俗稱“金釘子”。擁有了“金釘子”,其他國家地質學家的相關研究,都要向“金釘子”看齊。

  上世紀80年代,童金南加入導師殷鴻福的團隊,參與申報地質歷史上約二億五千萬年前古生代和中生代分界的“金釘子”。

  2000年,國際地學界正式將這顆“金釘子”定址浙江省長興縣,這是地質歷史上分量最重的“金釘子”之一,被稱作中國地學界“可載入史冊”的標志性創新成果。

  受益于“金釘子”,長興縣從封閉走向開放,從貧困縣一躍成為全國百強縣。

  “金釘子”意義非凡,申報難度可想而知。 一顆“金釘子”的確定,需要幾代科研工作者接力完成。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長興“金釘子”成功之后,他又開始著手安徽巢湖“金釘子”的研究工作,18年來從未中斷。

  實驗室里,一臺顯微鏡、一片化石,他一坐就是一整天;野外考察,風餐露宿,他一走就是幾個月。

  那一年,童金南在青藏高原野外考察時,在大出深處的一面山坡上,發現了有價值的化石。

  “興奮的心情,至今記憶猶新。”他回憶,他和同伴白天找化石,晚上住在漏雨的土坯房里。為了不被淋濕,睡覺就把雨布搭在被子上。“幾個月后,硬是扛回了一批珍貴的化石。”

  在中國地質大學主樓地下室,一間屋子里裝滿了他的“戰利品”——化石和巖石標本,那是他最珍愛的東西。

  30多年來,童金南采集的化石標本達數十萬件,其中不少是具有重大研究價值的稀有化石。

  科學研究“差不多”就是“差很多”

  每一個學生,童金南都要精心雕琢。他說,自己最看重的身份是教師。

  在學生眼中,童金南是不折不扣的嚴師。對于文章中的每個字句,甚至標點符號,他都會細細推敲。“為什么這么嚴?我始終覺得,在學生階段就要養成嚴謹的科學態度和科學精神。”童金南說,科學研究“差不多”就是“差很多”。“我鼓勵學生參加野外工作。野外是天然的第一實驗室,搞地質研究不到野外,怎么能找到科學的證據?”童金南說。

  野外實踐教學是言傳身教的最好機會。

  每次帶學生野外實習,短則半個月,長則一兩個月。行走在高山草原,童金南更像一位慈父。爬山時,他總走在隊伍最前面,時刻警惕危險的出現;坐車時,他總是挑“不太安全”的副駕駛位置,還笑稱“很舒服”;下大雨時,他把沖鋒衣脫給寒風中的學生;遇到困難時,他給學生們講述搭油罐車深入西藏無人區的經歷;他體力不輸20多歲的小伙子,經常第一個到達山頂的觀察點……“古生物學是冷門專業,報考的人不多。作為基礎科學,古生物學需要優秀科研人員傳承發展,我們必須為國家儲備一批優秀人才。”為此,童金南在繁重的科研工作中抽時間,為本科生授課,主動要求擔任班主任。

  如今,在童金南的帶動和培養下,一批有志學生投身古生物學研究。其中,留校任教的宋海軍已成長為古生物領域知名的青年專家,獲國家“優秀青年科學基金”資助,入選教育部“青年長江學者”。(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江卉)

 

东方彩票